歡迎訪問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

幸福與夢想同在

2017年07月26日 16時04分36秒新聞網瀏覽次數:756

哈工大報訊(邱瑩瑩/文)我的生活平淡、簡單,但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很幸福,以前這樣,現在也是這樣。
  我從不避諱自己生在農村、長在農村的事實,我的童年里缺少玩具與游戲,記憶中更多的是在野地里奔跑、捉蛐蛐、玩泥巴……如果一切按照平凡的生活軌跡走下去,那么我的未來在豆蔻年華就會走上同今天截然不同的路:輟學、種地、打工。這在農村似乎是一條見效快、收益高的捷徑。但是我的父母沒有這樣做,相反他們鼓勵我堅持念書,在小學時就把我送到縣城里讀書。直到現在我依然感激他們的高瞻遠矚,我擁有的一切都得益于他們,無論做人,還是做事。
  我的父母原來一直在羊毛行業打拼,商海沉浮,經歷過各種顛簸起伏,也對我的世界觀產生很大影響。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時,由于上年行市大好,爸爸媽媽貸款買了大量原料。不想后來產品價格狂跌不止,市場萎靡不振。父母不得不廉價銷售,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當時造成多大的損失。之后的日子便是只出賬不進賬,不僅需要還貸款,還要承擔我和哥哥在城里讀書和生活的費用。難熬的日子里不知道父母會偷偷流多少眼淚,而這些剛開始我并不知曉。每次回家媽媽都會做各種滋補的東西,歡聲笑語依舊充滿整個家庭。漸漸地,我發現爸爸的白發似乎長出來了,媽媽也開始關注水、電的節約使用,盡管這些行為她會在我在家時刻意隱瞞。櫥柜里的精品菜肴沒了,替代的是一碗咸菜。我沒有想到他們一日三餐竟是這樣度過,但當我問及時,他們的回答卻是“我們愛吃”……我原以為這種種橋段只會出現在電視劇里!
  我的心有一種被千萬根針扎似的痛和無法言說的酸楚。捏著一把一把的零錢做生活費,我偷偷跑開,淚如雨下,從天堂到谷底的感覺大概就是如此吧。盡管如此,中學假期期間他們還支持我學習畫畫,學習樂器,他們希望我找到自己的興趣,我有何德何能值得他們如此毫無保留地付出?他們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白手起家做生意也僅僅維持全家基本生活,金融危機后“拮據”一詞已不能形容當時的家庭經濟狀況,而他們依然不吝惜于對子女的教育投資。這種愛深沉無私,我卻無以為報。
  轉行以后,爸爸跟著別人去了建筑工地,因為那兒掙錢多。幾個月后當爸爸回到家,我看到他那雙渾濁泛黃的眼睛和略顯佝僂的身軀時,心中極不是滋味。當聽他輕描淡寫地講起工地上哪天哪天死了幾個工人時,我忍不住放聲大哭,哭著讓爸爸不要冒生命危險去了。果然爸爸沒有再去,因為去不了了。他住院了,腰椎間盤突出,整個人幾乎不能動。醫生讓我們選擇做手術,全家一致不同意。爸爸可能是心疼錢,而我是因為不久前堂叔就因腰椎間盤突出手術去世而不愿他有任何風險。那時我高三,也就是那段時間我整個人開始變成熟了。
  有一段時間,我一度覺得世界是別人的,整個人就像被拋棄在黑暗的井底,怎樣掙扎也逃脫不了。可是媽媽卻用她平和的心態和善良的品格慢慢滋潤了我干涸的內心,重新燃起我對生活的希望。面對中傷與誤解,她能一笑而過:我的生活不是演給別人看的,何必斤斤計較于小事呢?在事業冰點期,她能泰然處之,從不奢求耕耘與收獲的正比;在不公的境遇中,她也能自省,只求心安。
  我始終慶幸自己如此幸福,有完整和睦的家庭。我從來不因為自己貧窮而哀嘆自己的處境。我知道自己不能像別人一樣輕而易舉得到想要的東西,但是沒關系,我愿意為之努力。因為這種陽光的心態,我發現身邊的人和事都美好了很多。
  進入大學,我申請了國家助學貸款,減輕了父母的負擔,也讓我更能集中精力做我喜歡做的事。很多知識我不懂,必須從零開始,這就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來彌補,過程中的磨難也許只有自己才能真正體會到。
  大學是個小小的社會,但是我要做的只是邁開夢想的步伐,朝著實現理想的路前進。于是,我積極加入自己喜歡的社團,做喜歡做的事,和志同道合的人交流。學習上我不敢懈怠,刻苦用功,成績名列前茅。我獲得過國家勵志獎學金、人民獎學金,獲得校級“優秀團員”、哈工大原創文學交流會“文以載道”獎,積極參與“小紅帽”志愿活動。我也做過家教,申請過學校助學崗位,又在俄羅斯高校來華期間擔任隨團翻譯工作。我還積極參與班級建設,擔任心理委員,也堅持每周打乒乓球……
    我不是一個堅強的孩子,但是沒有可以依靠的肩膀讓我只能選擇奔跑。跌倒了,站起來繼續跑,我認為這樣的人生才是最精彩的。我始終相信:不要去等明天,你所能做的就是眼前,在這風雨飄搖的路上沒有人會等你,你所能做的只能是讓自己更快、更強。
  帶著幸福和信念我正在路上努力,我一定會讓青春無悔。



編輯:張東杰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官方網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報

工大視頻

哈工大人

最新發布

环亚官方 - ag88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