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

師者 大愛——第二屆“我心目中的好老師”素描

2017年12月05日 16時36分53秒新聞網瀏覽次數:6594

哈工大報訊(閆明星 薛晗慶 季萱/文 蘭銳/圖)編者按 他們秉承“規格嚴格,功夫到家”的校訓傳統,弘揚哈工大精神、堅守哈工大規格、傳承哈工大功夫,用堅定的行動、默默的付出與強烈的責任心從走上講臺到走進學生的心靈,贏得了廣大學子的尊敬與愛戴。他們就是哈工大教師的代表、第二屆“我心目中的好老師”。他們耕耘在三尺講臺上的風采,深刻詮釋了師者大愛。


尹遜波:讓學數學成為一種樂趣

“風趣幽默,思路清晰,講課引人入勝,能讓學生將數學學習當作一種樂趣。”“善于活躍課堂氣氛,講課生動形象,拓寬了學生的數學視野。”“尹老師的課風趣幽默,使枯燥的高數課堂不再枯燥,使晦澀難懂的微積分別具魅力”……很難想象,“生動”“幽默”能和“數學課”畫等號。但在學生評教中,“生動”“幽默”卻成為寶鋼優秀教師獎、首屆全國高校數學微課程教學設計競賽一等獎獲得者、理學院數學系尹遜波教授的“符號”。

主講“微積分”“工科數學分析”兩門課程的尹遜波談到如何將數學課講得生動幽默時說:“唯有熱愛和學無止境。作為教師,我們要熱愛我們的事業,更要熱愛我們的學生,而且要不斷地追求、不斷地學習,這樣才能充滿激情,做好教師這份神圣的事業。”

數學課非常枯燥,學生坐兩個小時難免會分心走神。尹遜波經常會問自己,怎樣才能讓學生更好地學習數學呢?他想到了“故事”。在學生比較疲倦的時候,尹遜波總是適時地穿插一些“數學文化”的內容,比如數學思想、數學史、數學家的小故事等。

“工數課里面融入數學文化的內容,不是偏離主題,而是升華課堂知識和內容的一種方式。”尹遜波說:“有的數學家故事,看似在講故事,實際是在講述一個數學家的成長經歷,對現在學生的成長、人生觀的樹立都是非常有好處的,學生都可以在其中有所學習和借鑒。”比如有的學生因對自己專業不滿意而學習有所松懈時,尹遜波就會拿很多數學家的例子告訴他們,像柯西大學學的是工科專業、萊布尼茨拿的是法學博士學位,但這都不影響他們最后成為出色的數學家。對學生來說,通過對這些人物的了解,會發現那些他們眼中的“大神”原來在大學期間也和他們一樣碰到過諸如專業選擇的問題等。

其實挖掘故事并將故事和數學聯系起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尹遜波依然堅持。他說:“一切為了學生。”故事化的課堂讓很多學生印象深刻,他們說:“這些故事讓我們對柯西、拉格朗日、泰勒等著名數學家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尹老師課講得非常透徹,通俗易懂,對于我們剛上大學的本科生有很大的幫助。”“課講得很棒、很細,學生聽著舒服,還有每堂課的數學家故事讓我長了很多見識,現在對數學越來越有興趣了。”

很多上過尹遜波課程的學生,印象深刻的就是他上課從來不用教案。對此,尹遜波說是受到老一輩數學人的熏陶。“我剛留校時的指導教師劉銳教授對教學要求非常高,所有教學內容都記在腦子里,上課從不帶教案。”尹遜波以此來要求自己,上課也不帶教案,一支粉筆就是一上午。他說:“這對自己要求當然會更高,要求對課程理解得更透徹,但實踐起來會發現你的注意力更集中,講課效果會更好。”

艾達娜同學覺得尹遜波的課“特別贊”。她說:“尹老師思維非常清晰,很多東西信手拈來,激發了我們學習的興趣。”學生在評教中寫道:“你就是我們的波波男神!”很多學生慕名前來“蹭課”,有的是大一學生,有的學生從一校區趕到二校區堅持聽課。每逢碰到這樣的學生,尹遜波都會細心地解答他們的問題,還主動問有沒有需要他幫忙的地方。有的學生大四畢業了,專門跑到辦公室要和尹遜波合影。用學生的話說:“大學之中尹老師對我影響很大,所以畢業的時候一定要和他合影留念。”

尹遜波對“工科數學分析”進行考試信息化改革——期中考試機考、期末考試網上閱卷改革,在全校乃至全國也是比較領先的。對此,作為工科數學分析教研室主任的尹遜波說:“這是數學系推出的前瞻性動作,我們只是充當一個先鋒。”尹遜波反復強調,“這不是一個人可以做的事情,是一個集體、一個團隊整體努力的結果。”在他眼中,工科數學分析教學團隊是一個新老結合、團結奮進的集體。大家都非常優秀,最多一學期全教研室12位開課老師中10位教師評教結果為A+。他自己更是連續6年評教均為A+。

“是學生成就了現在的我,因此只要學生有需要,我愿意為他們付出一切。”尹遜波說。


陳喜輝:讓文學選修課“春暖花開”

“大二下學期我選的‘希臘神話欣賞’,陳喜輝老師真不是‘蓋’的,如果你能靜下心聽每一堂課,絕對受益匪淺!”

“陳喜輝老師主講的文學選修課,真心很不錯,是枯燥的工科學習生活中不得不聽的智慧與幽默……”

在哈工大校園里,陳喜輝老師的文學類選修課開設20余年,極受歡迎。尤其是“希臘神話欣賞”課,每學期選課名額都是“秒殺”。他也因此獲得“我心目中的好老師”等榮譽稱號。

“這個獎勵,是我教師生涯中收到的最珍貴的禮物。它凝聚了校友的情意和囑托,包含著畢業生離校時的信任與希望;這個獎項,也包含了學校對本科生文化素質教育的重視與期望……”陳喜輝說,“20年來,我主要講授文學類的選修課。一般說來,這類課程比較邊緣化。但這些年,從培養方案、課程建設到校園文化,學校都十分重視文化素質教育,能量充沛、源源不斷。”

陳喜輝是20世紀80年代中期畢業分配來學校的。他說當時并不太情愿,因為覺得自己不適合做教師。第一次上講臺前,害怕忘詞斷片,備課的講義中連頓號、語氣詞都寫得完完整整,擦黑板都是“此處有括號”。“進教室時,腦袋里只剩下了T.S.艾略特的名句:世界將在‘噓’的一聲中終結。但同學們很善良體貼,竟然給了我掌聲……”陳喜輝十分感慨:一個自己不適合甚至害怕的職業,從此成為喜歡的、帶來格外快樂的職業,這種感覺打消了自己離開學校換個職業的念頭。“都說學生要感謝教師,其實教師更應感謝學生。”陳喜輝說,在哈工大這種以“規格嚴格”著稱的教學環境中,面對講臺下的優秀學子,教師必須不斷學習和進步,否則“講臺即地獄”。

之后陳喜輝開設了“文學欣賞”選修課,沒想到大受歡迎。當時選修課門數很少,有一學期,“文學欣賞”選課近2000人。那一段時間他幾乎獨占了晚上的新教學樓(現格物樓)101大教室。2004年,陳喜輝把希臘神話從原來的選修課中分離出來,開了一門“希臘神話欣賞”。希臘神話書籍幾百種,影視滿網絡,簡單復述故事肯定很冷。所以他一開始就設定了幾個維度:知識性、思想性、現實性和趣味性,即用希臘神話故事作為素材,闡釋故事中的思想內涵和現實意義。為了提升課堂效果,十幾年來,他一直在加工、修改講義和課件。“這就像做火鍋,開始是清湯,不斷投入各種肉菜調料,滋味會逐漸濃厚。有時我想專業課如同京川魯粵、米其林三星,我這胡同里的自助小火鍋,也許能在晚上營造一段溫暖快樂的時光吧!”

“每天晚上,面對幾百名學子青春的容顏、聰明的目光以及開心的笑容,真感覺‘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不亦樂乎’。”陳喜輝說,“后來發現教室還是‘治愈系’的,一般的頭疼感冒、偶爾的憂郁無聊,上課都能治好,我想這也歸功于青春的能量場吧。”

陳喜輝說,關于人文藝術類通識課,一直有“有用、無用”之爭,如“大學語文”課能否提高論文寫作水平等。“這相當于討論玫瑰花能不能治療感冒或當蘸醬菜。開一門選修課,仿佛園丁在樓前鋪一片草坪、栽一棵丁香,沒有也不影響生活,但有了會更美好。因為人是環境的產物,每棵樹、每朵花都是人生的一部分,而不是人生的工具。”

從教已經30余年,陳喜輝至今仍然以講選修課為主。有人說選修課就是拾遺補闕的花邊課,但他不以為然,樂在其中。“這類課學時少、分量輕,但對學生潛移默化的影響可能超過專業課。”陳喜輝打了個“庸俗的”比方:專業課能決定你能吃什么,但在食物如此豐盛的時代,真正影響飲食感受的,可能是文化和“三觀”,而這些觀念和態度,往往來源于專業課堂之外。

“近些年,我越發覺得哈工大的校訓可敬可愛:它不是寫在云端的玄虛口號,而是黑土地里自然生長的大樹:默默向上,不炫不爭;也不只是教與學的簡單要求,而是可以作為一種人生態度:沿著規則,向著更好。哈工大人也是這樣的風格。”有人說“功夫到家”只是技術層面的要求,陳喜輝不以為然:功夫遠在技術之上,“功夫到家”的高級階段,一定是科學精神與人文精神的統一。因此,培養有理想、有文化、有創新能力的高層次人才,建設“雙一流”強校,文科教師責無旁貸。”


王秋生:師者匠心

教師,是一份職業,也是一所大學的文化基因,一份融進學校歷史的文化傳承。在哈工大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癡心教學,用粉筆勾勒學子前途,用一堂堂高質量課程澆灌著一屆又一屆莘莘學子,他們是老師,是哈工大的靈魂所在。在哈工大的教師隊伍中有這樣的一位老師,他專注力學教學35年,懷揣一顆“匠心”默默地為學校培養著航天驕子。他為力學專業學生講授專業課“彈性力學和板殼理論”并且均獲得A+評價。他就是航天學院力學系教師王秋生教授。

每一位老師其實都有一顆匠心,都在用心去“打磨”著一個學生,用心去關懷著學生的成長。“作為一名老師,要愛學生,愛自己的職業,連自己的職業都不愛,何談培養人才!”在談到對教師這一職業的理解時王秋生這樣說。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從一個青春煥發的畢業生到如今秋霜入鬢的老者,力學的講臺他一站就是35年。他熱愛著自己的職業,也深深熱愛著自己的學生。“作為老師,萬事要從學生的角度想,這樣才能真正走進學生的心里,學生課程壓力這么大,作為老師就應該精心去準備課程,要讓學生簡單易懂地接受知識,這樣才能讓學生更輕松,收獲也更多。”滿懷著笑意的王秋生,在談到自己的學生時,就像一位父親提到了自己的孩子一般開心。他給予學生們的也是這種陽光般溫暖的關懷和笑容。

談到教學時,他把教師應該有教學能力總結為“師功”。一門“材料力學”王秋生準備了15本教材,把每一本吃透學透,博采各家之長,總結每一本教材的精華,形成自己清晰的脈絡。他說:“教學不能拘泥于一本教材,要吃透各家的優點,才能將每本教材最精華、最精彩之處教給學生,學生理解起來也更加容易,學習起來也有方向。”同濟教材、西安交大教材、哈工大教材……每本教材的精華之處,王秋生早已爛熟于心。“只有讀透更多教材,才能更好地為學生推薦這些教材的優點。”教學過程中,他因材施教,對于不同專業的同學采用不同的教學方式,將力學的知識和他們自身的專業緊密結合起來,使同學們的學習始終和應用與工程結合在一起,免于乏味。在他的課堂上,發散式的提問是一大特色,從一個知識點到另一個知識點,知識的體系在不經意間就被建立了起來。風趣幽默是同學們在給他評教時出現得最多的詞,王秋生在教學中用詼諧的語言、生動的比喻,將復雜的力學概念和生活結合在一起。比如,“脆性材料”就好比是一個脆弱的人,受到打擊時馬上扛不住了;“塑性材料”則像個樂觀的人,百折不撓……

“規格嚴格”是哈工大校訓中的一句話,也是王秋生對“師規”的總結。所謂“師規”就是老師對自己高標準、嚴要求。從教35年,王秋生堅持傳統的板書教學。他說:“作為一名力學教師,寫規整的板書才能讓同學們跟上教師的思路。”在他的板書中,彩色粉筆的應用都有嚴格規范,每個公式、每個定義都是干凈利落,令人印象深刻。正是這樣的高標準、嚴要求鑄就了王秋生在教學上的“哈工大功夫”,吸引了多個學院的教師紛紛“取經”學習。

王秋生說作為教師最重要的是“師德”“師為”,學生對教師最大的印象可能不是教學的內容,而是教師的行為規范。對此他感慨頗深:“一個老師德行和行為規范是怎樣的,他教出來的學生就是怎樣的,老師的言行舉止可能影響學生一輩子。”他在幾十年教學生涯中始終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用自己的行動,影響著一屆一屆的學子。

師者,匠心之師。35年,王秋生送走了一屆又一屆畢業生。他用言傳身教擴展了三尺講臺的寬度。同學們也給了他最真摯的評價: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霍炬:講臺如舞臺 學生如朋友

教師的舞臺就是三尺講臺。在學校教師教學發展中心舉辦的青年教師培訓班上,霍炬以“過來人”的身份與剛剛走上講臺的后輩分享了自己十余年鐘情教學、鉆研教學的心路歷程。從2000年給老教師助課開始,年輕的霍炬就深刻地感受到備好課對上好課的重要性。

要練好基本功,沒有捷徑,靠的就是反復學習和磨煉。霍炬坦言,自己初次站上講臺時十分緊張,“我當時自己還是一個學生,講臺下是和我年齡差不多的學弟學妹們。緊張就不用說了,當然也有一種成為老師的責任感。”當年在給老教師助課時,他也曾有過同樣的困惑。而看到老教師們一摞摞工整的教案時,他開始“參悟”到了其中的奧秘。

為了能像老先生們一樣在講臺上揮灑自如,霍炬一邊捧著他們的教案,一邊翻著一摞摞的參考書,把“電路”這門課的知識體系和全部內容都“刻”在了腦子里。從第一次正式上講臺起,他從沒照搬過老先生的教案或者教材的內容。他根據自己在備課過程中的總結、凝練,手寫出自己認為最“順”的教案。“每一次上課前,我總喜歡根據自己對教學內容新的理解和在科研中的體驗在教案中融入新的東西。”

一堂課、兩學時的內容,霍炬常常會花上兩三天的時間來備課。很多學生在評教時不約而同地提到,霍老師無論是課上課下,總是有問必答,思路永遠那么清晰。霍炬說:“上課是個良心活。功夫下到了,也就不難了。”

如今的霍炬已經囊括了校級、省級和全國教學比賽的各種獎項,擔任國家級精品課程和資源共享課程的主講教師。雖然他已經講授過十幾輪的“電路”課,早已熟記于心,但他始終保持著最初登上講臺時的心情。他說:“每一次上講臺,我都會有一點點緊張,一點點對于課程的新鮮感。這些‘一點點’促使我不斷學習新的東西,就算是同一門課,我也會不斷重新認識它。”每次上課前,他仍堅持與初為人師時一樣的態度去備課。即使是出差回來深夜到家,也要把第二天上課的內容重新熟悉一遍。

老師站在講臺上,一言一行都對學生有很深的影響。霍炬說:“現在的學生更加自主獨立,他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所以要獲取學生的注意力就需要讓課程有足夠的吸引力。”課堂上適時的小笑話為學生提神醒腦,前沿的最新案例為學生開闊視野,課間關心的詢問,點滴細節讓本來枯燥的知識有了生命力。跟霍炬的一名學生交流,學生豎起大拇指,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霍炬與學生一直保持著亦師亦友的關系。在學習上他不遺余力地教導學生,在生活上他則愿意分擔學生的煩惱,解決學生的困難。曾經有過一個學生,經常去霍炬家做客。有時候一個短信,霍家的晚餐桌上就多添一副碗筷。

要做學問,首先要學習做人。霍炬平時是學生的好朋友,但在教學上卻是嚴格的,對考試尤其嚴格。霍炬所在的電氣學院,在哈工大歷史上始終以“規格嚴格,功夫到家”的教學傳統著稱,“鐵將軍把關”早已傳為佳話。霍炬深受影響。他堅信,“鐵將軍”的標準永遠不會過時。因此,他所在的教研室始終以“鐵將軍”的嚴格要求學生,具體來說就是先分階段進行小考,讓學生了解自己的進度,督促學生學習;期末考試時注意試題質量,保證學生能夠真正學到東西。霍炬認為,學習靠的是日積月累,并非突擊所能成就;就像人生的每一步、每一個決定都會影響你的人生走向。

在霍炬的辦公室,一幅學生送的字十分顯眼——“一支粉筆,兩袖清風,三尺講臺,四季晴雨,五臟六腑,七嘴八舌,九思十想。”學生們的詮釋是:“霍老師在九思十想后,用七嘴八舌講出了五臟六腑里的知識,從而站穩三尺講臺,用一支粉筆秀出了教師的風采。”而霍炬卻有自己的“獨特”理解——雖然學生說我“七嘴八舌”地總是嘮叨,但他們能感受到我在教學中的“九思十想”,我也知足了。


韓權:癡心杏壇育英才

個子不高,穿著樸素,一副金絲眼鏡戴在一雙富有智慧的眼睛上。他很平凡,平凡得像很多低調務實的哈工大人一樣,數十年默默工作在崗位上,像丁香花一樣散發著清香;他不平凡,九年如一日執著于大學物理教學工作,用每一堂生動的課程澆灌著年輕的哈工大學子,讓他們在哈工大這片沃土上茁壯成長。他用默默的付出,書就了一個大寫的“哈工大人”。他就是理學院物理系教師韓權。

“晦澀難懂”,是大學物理這門課留給同學們的普遍印象。為什么韓權能獲得同學們一致好評?他的課堂情況如何呢?帶著疑問和好奇,我走進了他的課堂,聽到一堂生動的物理課。清晰的板書、思路以及帶著問題學習是他的物理課留給我的最大印象。在講到光的干涉現象時,他將復雜的物理現象和日常生活中的彩色“肥皂泡”聯系在一起,晦澀的概念在不經意間走進同學們的腦海里。通常來說,在潛移默化中學習到的知識總比生搬硬套學得更扎實。在他的課堂上,物理學的知識就是這樣在無意間走進同學們的腦海里。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韓權扎實、過硬的教學水平來源于對自己的嚴格要求。每一堂物理課,他總要花費4~6個小時去備課,備好課后還要花數小時去琢磨如何將知識簡單易懂地傳授給學生。“學生的聽課能力很強,我一旦準備得不好他們會聽得出來。”談及教學韓權如此說道。嚴格要求自己,為每一堂課程把好關,做好功課,這樣的信條,他從開始從事大學物理教學就一直堅持。“我覺得好老師不能光顧自己的科研,還要花更多的時間在教學上。”當談到科研和教學的關系時,韓權如是說。他將教學作為首要的事來做,這是他的堅守。“好老師的標準首先要熱愛和喜歡教師這個職業,還要有強烈的責任感和過硬的教學水平。”這種信念來自哈工大“規格嚴格,功夫到家”的傳承,也源于像韓權一樣新一代“哈工大人”的信念與堅守。

在教學上韓權也提倡創新,用新的理念和方式讓大學物理精彩起來。“對知識的學習感興趣,就會變被動為主動,以學習為樂事,在快樂中學習,既能提高學習的效率,還能夠加深對知識的理解。”秉承這樣的觀點,他嘗試了“圓桌教學”,同學們圍坐在一起,老師走到他們中間講課、實驗。原來枯燥乏味的物理課一下子活泛和生動起來,收起課本,避免“注入式”的授課,讓物理學回歸了探索和實踐的本質。同學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問題,討論也越來越活躍,這樣的課堂頗有“杏壇講學”的味道。課堂可以這樣活躍,授課也可以如此的輕松。

生活中的韓權平易近人。課堂上他是嚴肅的老師,課下他是同學們的朋友。課間不長的休息時間,他經常和同學們交流包括學術、生活各個方面的問題,真正走入同學們的生活學習中。“作為老師要給學生一種溫暖的感覺。”韓權這樣說。

冰城的丁香花開花落一季又一季,白駒過隙,韓權送走了一屆又一屆學子,用“癡心”去對待教學,用“溫暖”走進學生,三尺講臺在他的課堂上得到了擴展。




編輯:張東杰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官方網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報

工大視頻

哈工大人

最新發布

环亚官方 - ag88环亚